武汉桑拿养生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17037021858
首页
关于我们
最新信息
桑拿会所
美女技师
联系我们
最新信息

时事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信息 > 时事新闻 >

我不叫窃格瓦拉,五

发布时间:2020-06-28
不打工的秘密
    对于天价签约费的诱惑,周立齐拒绝了,他的想法是,“无缘无故给你那么多钱,天上不会掉馅饼……这钱给你,你用得了吗?”
    在孙金农看来,三哥面对陌生人连正常的沟通都费劲,但凡有些句子或词语稍微复杂、时髦一些,他就听不懂。所以周围的朋友都希望他能先平静下来,学点东西,什么时候不害怕见人、说话不紧张了,再谈后面的事。
    其次,他很难对陌生人打开心扉,可能认识了几个月后,他仍不愿意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来;即使想说,有时候他也不知如何表达。
    更重要的是,二哥的乌龙签约事件一度又将他推上了风口浪尖。
    国内主流媒体发文称,这些公司“病得不轻”,这是一场“汹涌而短暂的流量变现”;中国演出行业协会也发声,将周立齐的言论称作“对法律蔑视、对劳动者不屑、对社会规则嘲弄”,并表示将坚决抵制。
    这次事件几乎断送了周立齐进军网络直播的可能。
    六月初,南宁一所大学曾找到周立铜,想请周立齐走进高校为普及南宁平话做一点贡献。对方解释道,现在说南宁平话(南宁当地的一种方言)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他们希望周立齐能够走进高校教学生说平话。
    周立铜回去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三哥。三哥一听,“xx大学?你别玩我啦,我连初中校门都没进过,现在让我去大学?不得被一大帮大学生笑掉大牙?”
    周立铜说,三哥还没找到打开心结的那把钥匙,过去不光彩的经历、自身与社会的脱节,让他难以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而周立齐本人则表示,“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并非玩笑,而是真心话。至于原因,他表示“这是一个秘密,我不想说。”
    周立铜提供了一种思路,“他不是不想打工,是人家不要。”
    他和三哥一起入学、退学,据他推测,三哥的识字程度跟他差不多,只认识四五成,能写出来的就更少。
    周立铜介绍,有次他骑电动车闯了红灯,交警给他两个选择,一是交50元罚款,二是抄写交规。周立铜选择了后者。
    几乎使用照着画的方式,周立铜抄了大约50个字就抄不下去了。但交警还是让他慢慢写,那天他花了三个小时才抄完1000多字。
    如今他在工地工作,每天挥汗如雨,一个月勤快点能有4000元左右的收入。
    2008年,周立齐去钦州港打工,他花了很久学习驾驶挖掘机,等到最后用工选人时没有安排周立齐的工作,一个月后他就回去了。这之后,周立齐和朋友去广东找工作,同样因为缺少技术和文化,一周后就回家了。
    周立齐出狱后也跟随四弟去过工地做了一两天工,“他不会做,那个管子一两百斤,做不了,还是回来让他考虑考虑。”
    现在,仍有源源不断的电话打给周立铜,询问如何见到周立齐,他最多一天有76个未接来电。
    可周立齐仍然谁也不见,宁愿留在村里陪着父母,慢慢学习新生的事物。“我失去了那么多时间,我该怎么补偿回来?”周立齐说,自己可能未来开个小卖铺,体验一下自己做老板的感觉,也想多认识一些做点生意的人,学习如何去经商。
    做个普通人,做回自己
    孙金农曾跟周立齐提出,兄弟朋友几个出点力,凑个十万八万出来给他开个烧烤摊。
    但周立齐又怕万一开不成,那十万八万打了水漂。孙表示,“他也在为我考虑,他害怕不会跟人交流,跟人起了冲突,到时候又被批得一文不值。”
    回到村里的周立齐开始跟着大哥种地,如今是玉米成熟的季节,他常常去地里摘玉米,动作娴熟迅速,煮出来的玉米香糯可口。
    站在田间地头上的周立齐。
    偶尔他需要躲到四弟的家里住,每天花七八元买猪肉,两三元买豆角,用电饭煲煮一锅粥,够他吃上一天。
    孙金农给了他一部智能手机,他开始学着上网,此前他用的都是按键式老爷机。孙金农收工后会去他家坐坐,告诉他如何操作手机。比如周立齐不会用手机打字,他便通过语音自动转文字的功能与人交流。
    换以前,他会觉得农村的生活枯燥而又辛苦,常年下地干活的大哥浑身漆黑,他就想着怎么出去玩;而现在,呆在静谧的农村躲避人潮,他会觉得很踏实。
    6月2日,周立齐在短视频平台上发布了一则视频,对自己犯过的错误向社会道歉,并表示“我就想做个普通人,在家种地,照顾父母,让家里的生活过的好一些。”同时他也呼吁,年轻人们不要模仿他,不要做违法犯罪的事。
    周立齐表示,这是自发的,没有任何商务合作。
    对于这条突如其来的道歉,周立铜解释说,三哥玩手机时能看到别人是怎么说他的,有骂他的、学他的,他慢慢开始理解自己“火了”,觉得需要澄清一下,毕竟模仿他不是一件好事。
    这条视频留下了2.9万条评论,其中置顶的是南宁兴宁警方,“自古以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南宁市五塘镇司法所也表示,周立齐出狱后将被重点关注。
    周立齐第一条视频下的评论。
    周立齐说,出狱后他收到警方邀请,参与拍摄一些宣传视频。他表示,能得到警方的认可自己是非常高兴的。
    孙金农也在有意识地监督他,不让他再去接触以前的“狐朋狗友”。有次为了试探他,孙金农向他询问其中一个人的电话号码是否还留在他的手机里,周立齐说自己已经不和那些人来往了。
    堂弟周日助在三哥出狱时就告诉他,“不要再接触以前的那帮人,你现在和社会脱轨了,要学着慢慢接触社会,其实社会是很美好的。”
    周立齐说现在的自己像个追梦人,想要重新开始人生,“我只想做回我自己。”
    在最近拍摄的一条视频中,周立齐蹲在院子里修着一条破破烂烂的凳子,孙金农让他把烂凳子丢掉,重新买过。周立齐转过头对他说,“东西坏了肯定要修啊,人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