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桑拿酒店是武汉桑拿最好的保健养生会所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18571615695
首页
关于我们
最新信息
桑拿会所
美女技师
联系我们
最新信息

时事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信息 > 时事新闻 >

30岁的人生感悟

发布时间:2019-02-06
1980年,23岁的我从密歇根州立大学毕业。当我手捧着散发出新鲜墨香的心理学学士学位证书,只感到迷茫无助,丝毫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做什么。

  大学期间我学会了弹吉他,为了不至于沦落到从事低薪寒酸苦差的地步,我在毕业后努力写下大量歌曲,确保自己能靠在酒吧和餐馆演唱赚取一份收入。这笔钱足够我生存下去,但这仅仅是因为我搬回家和父母住在一起,因此不需要付房租和生活用品的开销。

  几年之后,我考上了心理学的研究生。又过了四年,我成功拿到心理学的博士学位。可即便如此,我还是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就业方向是什么。除了事业不顺,我的感情经历也坎坷曲折。到那时为止,我和很多女孩谈过恋爱,但没和任何一个人发展到谈婚论嫁的程度。

  最终,我还是走上了事业和爱情的康庄大道,不过这个过程又耗费了我多年的青春时光:我在35岁时找到第一份长期工作(教授),36岁时结婚,42岁时有了孩子(一对双胞胎)。

  研究年轻人最开始是如何踏上成人之路这个课题时,自身的奇幻经历给了我最初的灵感。当时我三十出头,每天都在思考自己——以及我的很多同辈——用了多久才真正长大成熟。但是我决定将研究重点放在18岁到29岁的年轻人身上,因为我发现和他们交流实在是令人受益良多。

  此前我曾对青少年(主要是高中生)开展过多年研究,重点分析他们对媒体的选择使用和醉酒驾驶等危险行为。我很喜欢这个课题,但每次对高中生进行访谈时,我发现他们总是沉默寡言。

  他们充满警觉,认为我是一个可能侵入他们生活的成年人。

  但是,他们似乎又缺乏自我反省和自我了解。自我中心主义思维使他们不能客观理性分析问题,无法做到认真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及导致行为产生的原因和动机。

  但是,18到29岁的“过渡期成年人”却能了解自我并知道三省其身。

  不仅像我一样接受过大学教育的“过渡期成年人”可以做到,那些没接受过大学教育的“过渡期成年人”也可以做到。

  最令我难忘的访谈对象是成长经历与我大相径庭过渡期成年人——蹲过监狱、童年饱受虐待、被毒瘾缠身的单身母亲抚养长大……总体来看,我发现他们对自己过往的人生经历和自己未来的发展道路有着清晰而深刻的见解。

  在他们惊人洞察力、幽默表达方式和随处可见雄辩口才的影响下,我决定投身入心理学事业之中,竭尽全力了解这些“过渡期成年人”,让其他人充分了解他们身上的所有特质。

  自那之后,我已经以这个独特的人生阶段为主题出版了两本专著,希望能帮助过渡期成年人和他们的父母理解如今美国年轻人走向成熟的漫漫长路(比他们父母那一代人成熟起来所花的时间更久)。

  我还领导了两个全国性课题——2012年克拉克大学关于过渡期成年人调研和2013年克拉克大学关于过渡期成年人调研(ClarkPollonEmergingAdultsin2013)。这两个研究让我们充分了解了全美过渡期成年人的基本情况。

  我以一种满怀同情和仁慈的心态看待过渡期成年人。但是,我发现很多人并不赞同我的看法。他们的观点与我相去甚远。

  十年之后,我不会再因人们对过渡期成年人持否定嘲讽态度而感到惊讶。不过,胸中的困惑和失望却从未消散。

  过去十年间,我曾经将大把美好青春时光浪费在玩打地鼠游戏上,身上体现的恰恰也是很多美国人一听到过渡期成年人就条件反射一般给他们贴上的贬损标签:懒惰、自私,从来不想长大成熟。

  或者说他们实际上更差,反正肯定比如今对他们评头论足的这些成年人年轻时表现得还要糟糕。这种刻板印象究竟有几分是正确的?还是说用这种眼光看待过渡期成年人根本就是大错特错?

  
  《不求上进的玉子》剧照,来自豆瓣电影

  如今,人们批评过渡期成年人时最常用的理由就是他们懒惰闲散。持这种观点的人表示,年轻人都是尽可能逃避工作劳动的“懒虫混子”,他们宁可过着啃老的生活,也不愿意凭借劳动和工作养活自己。

  年轻人不愿意工作的原因之一是他们的权利意识太过膨胀:他们希望工作乐趣十足,如果工作并不好玩,他们就拒绝参与。

  过渡期成年人确实对工作有着很高的期望。有时候,他们甚至觉得自己有权享受工作。在2004年出版的书中,我记录了与22岁的伊恩(Ian)的访谈过程。

  虽然了解行业现状,但伊恩还是选择从事新闻行业:“同我爸爸(一名富有的医生)丰厚的收入相比,我要是选择做记者的话每年只能赚两万美元。”但相比于金钱而言,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

  你也许觉得这种对工作的期望有些不太现实。你是对的。但请记住,年轻人的父母是伴随婴儿潮出生的人,而年轻人和他们有着巨大的差异。

  发明“工作应该充满乐趣”这一理念的是如今的年轻人,并不是他们父母那一代人。在此之前,压根没人想过工作是否应该有趣。

  婴儿潮一代拒绝接受工作是人类生活中枯燥沉闷但却不可欠缺一环的传统观念,他们公然宣称自己不想为了庸庸碌碌的机械劳动而浪费韶华。

  他们的孩子在这样的新环境中长大,因此产生了工作应该有意义而且能实现个人抱负的想法。现在,当年的孩童成为了过渡期成年人,而他们的父母和雇主却对他们的自以为是抱怨连连。

  所以,当今的过渡期成年人的确对工作有着崇高而且经常不切实际的期望。但是他们懒惰?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寻觅难以找到的梦想工作期间,过渡期成年人不会无所事事,仅靠玩电子游戏和刷Facebook消磨时间。

  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大多数人将自己二十多岁青春年华中的大部分时光奉献给了单调乏味的低薪工作。

  18岁到29岁期间,平均每个美国人从事过十个不同的工作,其中大部分工作岗位不受尊重且收入低微。在餐厅吃饭时,你留意过为你点餐的服务生吗?

  在商店购物时,你注意过为你服务的销售员吗?在超市采买时,你观察过整理货架的勤杂工吗?

  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是处于过渡期的成年人。很多过渡期成年人一边读书一边工作,努力在保持收支相抵的同时不断提升自我。没错,是有一小批过渡期成年人懒惰闲散。

  但我们不应该将这种刻板印象的烙印打在一大批辛勤工作的过渡期成年人身上,这对他们来说并不公平。

  努力争取带来身份感的工作究竟是不是在美国社会中处于优势地位中产阶级和富人才能享有的权利?是也不是。拼命追寻梦寐以求工作的渴望和抱负弥漫于每个社会阶层——克拉克大学的全国调研项目显示,18岁到29岁的年轻人中有79%承认:“我觉得享受工作比赚钱更重要。”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的社会阶层背景(以他们母亲的受教育程度为表现形式)并没有差异。